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明星”基金经理卸任,基金要不要赎回?FOF基金经理这样说

时间:10-11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64

“明星”基金经理卸任,基金要不要赎回?FOF基金经理这样说

近期基金圈最受关注事件莫过于节前三位“明星”基金经理的集体卸任。其中,诺安基金的蔡嵩松,卸任全部在管产品;中欧基金的葛兰和周蔚文,卸任麾下部分产品。是否赎回其在任时所掌管的产品,成了部分投资者当前的一大疑虑。对此,华夏基金资产配置部总监、FOF基金经理廉赵峰表示,如果基金经理对单只产品的“个人影响力”很大,那么当该产品发生人员变更时,他可能会“第一时间调仓”;但如若旗舰产品变更基金经理后公司继续投入更多资源,他则会“继续观察一段时间”。需考虑个人、公司对于产品的影响力9月28日晚间,中欧基金节前连发三条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其中包括明星基金经理葛兰、周蔚文。根据公告,葛兰卸任中欧研究精选和中欧阿尔法基金经理,前者由此前共同担任基金经理的卢纯青独立管理,后者将由基金经理彭炜接手。截至二季度末,两只基金规模合计97.86亿元。同日“减负”的还有明星基金经理周蔚文。他卸任的中欧洞见此前也是“双基金经理共管”模式,继任者为此前共同担任基金经理的代云锋。诺安基金披露9月29日披露,基金经理蔡嵩松因个人原因离任诺安成长、诺安积极回报以及诺安和鑫三只基金,这意味着蔡嵩松卸任了所有在管产品。据悉,相关产品将由诺安科技组刘慧影、陈衍鹏接替管理。“当初就是冲着明星基金经理买入产品,如今他们离职,我是赎回还是不赎回呢?”一名基金投资者这样询问记者。对此,现任华夏基金资产配置部总监,同时担任公司FOF基金经理的廉赵峰分享了自己选择基金经理的经验:“我们日常会对基金经理保持跟踪,在基金经理调研的时候,会去了解到这个产品是依托于个人更多,还是依托于公司的研究支持更多。这样当一只基金产品更换基金经理后,就可以比较快的做出是否进行调整的决策。”若经他调研,明确基金经理个人在该产品中的影响力很大,那么当产品变更后、他一般会考虑第一时间将其换掉;如果基金经理更多依托基金公司的研究支持,甚至基金公司会在一些旗舰产品变更基金经理后投入更多的资源,那可以再继续观察一段时间。廉赵峰告诉记者:“通过和基金经理的交流,往往可以了解到其从公司研究团队中所获得的支持程度。此外,观察基金公司是单只产品一枝独秀,还是整体业绩普遍优异,也可以看出其投研能力的稳定程度。”事实上,在蔡嵩松离职后,诺安基金表示自己已经是一家“平台型公司”:“投资方面,通过持续提升投研体系,加强投研一体化建设,持续提高投研互动效率,依托产业小组和主题讨论机制,由基金经理和研究员共同挖掘面向未来的大主题性投资机会,搭配科学化、流程化、高度细分的投资流程及严格的风控机制,以平台之力为投资提供支撑。”不过,数据显示,蔡嵩松还是近乎撑起了诺安基金权益市场的“半壁江山”。根据通联数据,2023年6月末,诺安基金管理资产规模1814.27亿,蔡嵩松的管理规模占比约为15%。若剔除诺安货币型基金,诺安非货币基金总规模约636亿,蔡嵩松的规模占比约为44%。这还是在诺安基金近3个月给蔡嵩松“减负”后的占比,可见,诺安基金对蔡嵩松的依赖度是比较高的。但从诺安基金表态来看,未来还将向科技板块投入更多资源:“诺安基金自2018年起,便将科技领域作为投研重点进行产业深入研究和积极布局。目前,更是以‘投给未来’为方向,建立了全面覆盖、重点突出的强有力研究平台,把科技板块作为其中重要一环。”明星基金卸任如何影响业绩通联数据显示,截至10月9日,今年以来已有76家基金管理人旗下241位基金经理离职,相比去年同期小幅上升3%,接近2021年峰值水平。而数据显示,在2020年及以前,同期离职数量均未超过200人。其中,目前年内离职绝对人数最高的是融通基金,离职数量为8人。此外,嘉实基金、汇丰晋信基金、长信基金、国泰君安资管和德邦基金的离职基金经理数量也在5人以上。相对而言,2023年我国全市场公募机构的基金经理平均变动率为21.61%,其中24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变动率大于等于50%。天相投顾基金评价中心此前发表的研究报告认为,由于基金管理人运营管理、绩效考核压力、职业规划调整等因素,基金经理发生变动是公募行业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天相投顾从基金经理变更对基金产品的业绩及规模影响角度,对基金经理变更前后各一个完整季报期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其结果显示:第一,基金经理变更对基金业绩影响较大的主要是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相较于偏债型基金,偏股型基金在业绩、规模两方面受基金经理变更的影响较大,表现更为敏感。其中,偏股型基金整体业绩波动区间在-20%至+20%,偏债型基金整体业绩波动区间在-4%至+4%。第二,根据基金管理模式区分,相较于被动管理型基金,主动管理型基金收益率和规模受基金经理变更的影响均较大,表现也更为敏感。不过,也有券商研究显示,并不是所有偏股型基金的业绩会受到基金经理变更的影响。如果基金经理的决策基于研究团队的结果,那么基金的重仓股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基金的业绩排名也会有一定的持续性。以刘格菘为例,在任广发科技创新混合基金经理期间(2019年12月25日—2021年5月17日),其净值涨幅相较沪深300高出23.71个百分点;由吴远怡单独管理产品期间(2021年5月18日至今),净值涨幅相较沪深300高出22.09个百分点。刘格菘卸任并未对该产品业绩造成过多影响。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