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大厂程序员AI惊梦:步游戏画师后尘?

时间:03-25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71

大厂程序员AI惊梦:步游戏画师后尘?

2024.03.22本文字数:3457,阅读时长大约6分钟导读:程序员是远超社会平均水平的高薪岗位。现在程序员们听到了遥远的警钟声,人工智能正向他们走来。作者 |第一财经 彭海斌人工智能压低了程序员的入行门槛。在以软件工程师为主的亚信科技,人工智能相关工具已经被用于提升效率。在3月19日的媒体沟通会上,亚信科技CEO高念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该公司去年员工数量之所以零增长,部分的原因在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引入。更激进的预期来自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他最近大胆预测,“以后其实不会存在程序员这种职业了”。人工智能对于人工的取代,在游戏行业更加明显。一些小型游戏开发商,已经可以用人工智能取代大部分画师的岗位。程序员或者软件工程师本身需要专业功底,以及工作经验磨炼。长期以来,程序员是远超社会平均水平的高薪岗位。现在程序员们听到了遥远的警钟声,人工智能正向他们走来。降本效应“今年(指2023年)我们的人工成本、人数能零增长,很大的原因就是充分利用大模型,给工程师赋能,提高效率。”3月19日,高念书对记者说。亚信科技是一家数智化全栈能力提供商,为通信、能源等领域的企业提供软件和解决方案。去年亚信科技之所以能不靠堆积人力而提高效能,部分是因为开发的一些自动编程低代码工具,已经在内部开始使用,给现有的工程师提供了更多便捷和高效的工具。人工智能对于增长放缓的亚信科技来说,现在是有效地降低成本的措施。亚信科技在3月18日披露业绩,2023年营业收入人民币78.91亿元,同比上升2.0%。这一数据虽说稳步增长,但相比2022年12%的增速,还是有较大幅度的回落。这背后的原因在于,亚信科技的通信行业客户不断加大降本增效及自主研发力度,令其传统业务受到了相当的挑战。“原来判断收入每年都有一个双位数增长,现在看来2023年收入增长不及预期。”高念书表示,他认为在2024年,业务发展的质量应该更加引起重视,不应该盲目冒进。“在每一个新进入的领域,无论垂直行业还是海外销售等,我们都会高度关注项目质量、包括利润情况、回款情况。”亚信科技也调降了2025年的目标。此前,它对于2025年的营收预期是100亿元。“坦率说2025年营收,按照目前的发展来看,我们认为可能到不了百亿,而我们订单规模会到百亿。”高念书对记者表示。这时候降低成本的重要性凸显出来了。“对于我们以工程师为主的软件公司,(人工智能)会提高我们自身的效益,而不是靠人加班加点提高效益。”程序员的感受更加直观一些。陈斯在国内头部互联网公司工作,工作内容包括研究大模型应用落地。他认为,大模型在认知层面体现出来的水平,已经能辅助程序员和文案人员做很多工作了,例如写前端UI甚至写项目框架。在游戏行业里,人工智能对人工的替代更明显。奇酷网络董事长吴渔夫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他和团队开发的一款轻度休闲对战游戏,需要构建对战地图,一张是雪地,一张是草地,一张是砖头的地板。游戏里的人物着装跑来跑去,人与人之间的对战还需要光效的加持。这些都离不开美术制作。过去的做法是,公司把地图和人物、技能效果外包出去给专门的画图公司来操刀。制作费用可能要花8-10万,耗时三个月左右。现在有了AI,一切都变了。“AI的成本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是1000元与10万元的对比。”吴渔夫说,“我们现在能改的全部都用AI来做了,都不需要美术刻画,直接文生图了。”在这之前,吴渔夫还创办过一家游戏公司火石软件。这家公司用100人的团队,耗时三年做了一款网游水浒Q传。这100位员工中,美术相关50人。据吴渔夫估算,工资、办公成本、租金等均摊到个人的话,每人每月需要近2万,三年成本约3600万元。人工智能技术在快速地演进。据吴渔夫观察Sora的文生视频能力,一旦OpenAI开放使用接口,则意味着完成同样的工作原来需要50人的美术团队,现在“我只要留10个人以内就够了”。▲AI生成的游戏人物“程序员的必经之路”越复杂的工作,人工智能越是难以取代。人工智能对于游戏产业的渗透、对于画师的取代,是从小型游戏开始的。行业的共识是越复杂的游戏运用AI的可能性就会越小,比如小型游戏,中型休闲游戏、这些直接就不需要太多美术画师了。但是大型的角色扮演类游戏,原神和王者荣耀这样的游戏,还是离不开大量的专业美术人手。在这些繁复游戏里,AI能够生成一些基础美术素材,比如游戏界面、人物画像,精通AI工具的画师再对这些素材进行细调。只要技术继续向前,那么人工智能生成的图片或视频就越接近真实世界。“未来是一个才华即发展的年代,一个AI大时代,有创意的个体或者一些公司才能够胜出。”吴渔夫说,“这些游戏大公司,可能每一个都有超过1000员工,如果真的能够重构自己的组织架构,1000人可能可以减到300人,也能够做到现在的游戏水平。”画师已经变成脆弱的岗位,程序员会步其后尘吗?陈斯此前工作更关注从产品侧如何接入AI功能,如今则聚焦于大模型应用,“或许未来有一天,大模型能理解整个项目的代码。”近来,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发声,他表示以后基本不会存在“程序员”职业了,因为只要会说话,每个人都可能借助AI具备程序员的能力。这可能是一种终极的想象,目前AI对于程序员的替代还是浅层次的。在吴渔夫的游戏公司,以技术能力划分,大致有三个等级的程序员。初级程序员负责编写游戏里面一些简单代码,比如游戏中的宠物系统。“其实你玩所有的游戏,其宠物系统是大同小异的,它是可以用AI来生成代码的。”吴渔夫说,因此低级程序员会被AI取代掉一部分。中级程序员负责写具体的游戏玩法,比如战斗系统、经营系统等核心设定。目前AI完全不能替代相关工作,这个阶段的编程对于AI来说难度太大了。最高级的程序员是在负责核心引擎的优化,提升游戏的运转效率。在一个网络游戏里,如果同时超过2万人在线,玩家密密麻麻出现的时候,游戏运营商就得重点考虑是不是会出现卡顿、服务器能否承受冲击、客户端会不会崩溃。“以后AI再强也无法替代程序员去优化你的内存、优化你的引擎、优化你的代码。更难的是用汇编语言来写入内存的存储,硬盘的存取优化。”吴渔夫解释说,“这些是绝对无法替代的,AI哪里会做这些事?”不管是什么层级的程序员,都将必须熟练地使用AI工具,将其融入工作流以提升效率。“这是程序员的必经之路。”吴渔夫说,“如果不会这么干的程序员,我就请会干的程序员替代他。”还能替换什么人工智能替换的不止画师和初级程序员。在OpenAI披露其文生视频产品Sora能力之后,Adobe公司股价连跌了几日,至今仍然累计下跌近15%。Adobe旗下有名的制图工具Photoshop为全球各地的美术工作者所喜欢。在游戏公司,Photoshop是画师们通用的制图工具。现在新技术碾压了旧技术,AI的发展可能令Adobe的这类收费软件再没有用武之地。吴渔夫更喜欢使用Midjourney的文生图功能。这是一款美国企业创造的AI工具,就吴渔夫个人的观感,他认为这是一款功能强过国内百度文心一言、360智脑以及字节跳动豆包的大模型工具。“如果给Midjourney打100分的话,质谱AI加载图片结果应该在60分左右,但质谱AI的60分在国内已经是最强的了。”吴渔夫说。成立于2019年的智谱AI,脱胎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知识工程实验室。它在去年号称拿到了25亿人民币的融资,阿里、高瓴资本等是其投资机构。无论国外还是国内,大模型都是竞争激烈的赛道。中国已经出现了上百家企业开发大模型,绝大多数还处于前期投入的阶段,而企业没有披露大模型带来的收益。据知情人士透露,百度的文心一言已经有超过一亿的用户数量,部分是付费用户。但百度没有透露这些用户来自于网页端还是手机端,也没有透露大模型目前取得的收入规模。在美国,ChatGPT的用户数量也已经超过了一亿,OpenAI尚未披露这架烧钱的机器给公司带来多少直接的收益。“以我们现在投入和能力做通用大模型不具备条件,所以我们自身没有参与到通用大模型战争中。”高念书表示。亚信科技不做通用型大模型,而是与国内和国外的各家通用大模型企业进行合作。在通用大模型基础上,亚信科技从通信、能源、交通行业的垂直应用入手。这样的话,免于通用大模型的技术难度和密集资金投入,而更接近付费的产业端。目前亚信科技部分人工智能产品已经落地部分场景,比如运营商自智网络。“我认为这块像To B市场一样,可能通用大模型将来做得好的就是几家,但是行业大模型可能会百花齐放,像To B行业解决方案一样。我认为这个市场空间能容纳比较多的行业大模型厂家。”人工智能的进展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但它商业上显示出的积极效果主要集中于提高效率、对人员的替代,从而帮企业节约更多的成本。但类似Facebook、微信这样,为企业带来巨大收益的赚钱机器,还没有出现在地平线上。(记者郑栩彤对本文亦有贡献)微信编辑| 高莉珊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